蛋蛋淡淡的哀傷-結紮

自從生了一對兒女後,其實心裡就有著來去結紮的想法,於是開始從PTT的西斯板(疑?)開始下手找文章,畢竟西斯板上有許多高手前輩的血淚史啊。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不過就是看了幾篇文章的日子)下班後直接到新莊署北醫院掛號了。

因為是初診,雖然有透過網路掛號,但是到了現場依舊要重新填寫紙本資料,其實某方面來說可以透過列印的方式或許比較快速?平常日的晚上人不多,所以很快的就完成掛號程序了。當天看診的是蔡伊達醫師,在醫師網頁介紹中看到了專長有男性結紮,心裡不會這麼緊張了。而看診過程中不外乎就是問我生了幾個小孩,幾歲,為何要來做結紮手術之類的,當然也有提醒會有哪些可能的副作用及手術風險之類的,但不必擔心,並沒有「不舉」的這個副作用。

約好了在5/1上午進行手術,但手術地點不在署北,而是在萬華的仁濟醫院。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蔡醫師也是在仁濟有看診就是了。所以預約了5/1(二)剛好是勞動節放假日進行看診及手術。

一早七點半就騎車出門,是的,醫生雖然說不要騎車出門,但看到有板友分享其實騎車也沒關係(後來醫師是說不要騎打檔車就好,因為要跨坐可能會造成傷口裂開),大約八點之前就到醫院了。在看診大廳抽著號碼牌,跟一群阿公阿媽等著掛號。(完全沒有年輕人)

相同的,即使是我也透過網路掛號了(還是掛1號),在這裡依舊要填寫初診的紙本單。年輕貌美的櫃台人員,看似有點尷尬的跟我說泌尿科要從旁邊的電梯上三樓,會不會心裡想著怎麼這麼年輕就要來看泌尿科(囧囧)。到了診間之前,九點才開始看診,心裡想著上次醫生是要我早一點就來啊,還以為是手術完才會接著看診。事實上不是,大概到了八點四十五分醫師來了,簡單的問了狀況之後就要我上四樓的手術室等待著。

這是我人生第二次進手術室啊,上次也是跟雞雞有關係…

把手術單還有麻醉同意書等交給手術室的護理師,沒多久就安排我去換衣服及躺在手術台上了。沒有像其他人描述冰冰冷冷的狀況,畢竟就像一般病床還有床墊在上面,而開始的氣氛其實蠻輕鬆的,護理師也會問著為什麼要來進行結紮手術等等。

脫了褲子,下半身只剩下手術服擋著,其實也沒啥好害羞的,不然穿著褲子是能進行手術逆。約過了十分鐘後,醫師上來了。熟練的掀開了手術服,沒有像鄉民一樣差點甩到醫師的臉(誤),在那當下如果還可以GG ininder,我看是要用止血鉗夾著才不會爆血吧。

「那,我們開始吧,先把你附近的毛都剃掉後,會在皮膚上打麻醉。」嗯,早知道剃毛我先在家裡就處理掉就好,才不必麻煩醫生來做這瑣碎的事。在醫師要打麻醉的那當下,其實只有像被蚊子叮的感覺,只是那蚊子的吸管似乎插得比較深…  還好,這還忍得住,可以感覺到醫師捏著左邊的蛋蛋,進行「找管」的動作。

「接下來要準備把你的輸精管拉出來,二邊綁起來之後再進行電燒。」開了一個小洞,醫師開始找輸精管,而在找到之後的確是有被「蝦扯蛋」的感覺,一共有二次,緊接而來的是電燒的聲音,雖然是沒有聞到臭火乾味啦,但那滋滋作響的電燒聲我還以為蛋要被煎熟了。而電燒的過程雖然有麻醉,但其實是很有「感覺」的,就是有個東西在你的蛋蛋上面滑來滑去的。大約過了10分鐘,左邊完成了。

「再來要換右邊了。」不知道為啥,我在手術開始前右邊的蛋蛋就隱隱作痛,大概知道大去之期不遠矣(?),實際在開刀時,右邊真的比較痛耶。大概是右邊忘了打麻醉的關係吧,在拉輸精管的時候有痛的感覺,當下就跟醫師反應了。

「好的,那再加麻藥。」而進行電燒時,大概麻藥還沒生效吧,燒的當下我叫了一聲(當然不是嬌喘的叫了出來,這不是海公公啊),真的是比左邊還痛。等過了一、二分鐘之後,那滋滋作響的電燒聲又出現了,但還好麻藥發揮作用了。

醫師把截斷的輸精管拿給我看,大約1公分的長度,大概就像雞心上面那條血管的樣子。

簡單的說,燒斷輸精管的過程,有點像奧利多飲料一樣,一平拉、二向上、三往後~~ 咔擦,輕鬆享受~~~

手術時間前後大概花費半小時,術後感覺蛋蛋有點悶悶的,但不至於會到痛的地步,而醫師也說現在的手術只要開一個小傷口即可,不需要二邊各開一個洞,可以減少疼痛。其實手術完成的當下,是可以自由走動的,走路姿勢不會變成大字型啦,沒這麼誇張。

再度拿著健保卡及看診單到櫃台批價,一樣是那位年輕貌美的櫃台小姐,繳了錢之後就騎車回家了。這次扣除掉掛號費,自費的部份不到5000元啊,還算蠻值得的。

蛋蛋那邊傳著隱約的悶痛感,想到有鄉民在術後馬上靠一槍,真的是神人也。

接下來就如醫生所說的,一個星期內傷口盡量不要碰水(怕感染),而消炎藥、預防性的抗生素還是要持續的吃完(3天份),術後約再射精15至20次之後可以到醫院再來驗是否仍有生命力強大的精蟲殘留在輸精管中…如果沒有的話,那就恭喜成功了。

接下來就等著傷口癒合可以正常洗澡的日子了~~(更期待可以無憂無慮的解禁XX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